法晚首页 | 本市 | 经济 | 法制 | 热线 | 社区 | 国内 | 国际 | 体育 | 娱乐 | 周刊 | 丽案调查 | 开庭315 | 评论 | 图片频道
 
A08:93重现
 

本版新闻列表
伪《中央日报》一夜间“变脸”


 
社长、总编辑:王林 执行总编辑:汤海帆
 
返回本版 A08 93重现 字号 [ ]
南京伪国民政府报纸 替日伪“歌功颂德”曾妄图封锁胜利消息 日投降后态度逆转


伪《中央日报》一夜间“变脸”


    1945年7月7日,伪《中央日报》刊发文章,称日军仍“士气高昂”、“消灭盟军两千余人”,但此时日军已是强弩之末

    日本宣布投降的前两天,重庆市民已经得知胜利消息,但伪《中央日报》还刊文称消息为“流言”

    法制晚报讯(文/记者  范博韬)1940年3月20日,以汪精卫为首的汉奸在南京成立了伪国民政府。为了和重庆的“正牌”国民政府对抗,伪政府设置了齐全的部门,甚至连已随迁重庆的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都在南京“复制”了一份。

    这份报纸直到日本投降当天还在替日伪“歌功颂德”,但却在第二天突然“反正”。变化之快与投降前急于表功的汉奸头目完全一样。

    为日鼓吹        避重就轻 不提日本败势

    1945年7月7日,抗战全面爆发整整8年。当日,重庆国民政府宣布对日展开全面反攻,日军已是强弩之末。

    而当日的伪《中央日报》却在一版头条位置刊发了一篇题为《日军歼敌两千余》的文章,称日军在盟军炮火轰击下仍“士气高昂”、“消灭盟军两千余人”。

    据史料记载,盟军在婆罗洲的攻势中确实有2000多名军人伤亡,但却成功夺取多处重要油田与基地。同时也消灭了7000余日军,几乎完全切断了日军海外燃料供给。对这一事实报道只字未提。

    该版另一篇文章则声称,日本本土已经实现要塞化,“确保决战胜利”。此外,在第二天的头版,一条新闻显示盟军空袭日本中东部,但副题称“中小城市损失轻微”。

    其实此时东京四分之一的地区已成废墟,10余万人丧生,但文章没有任何描述。

    辟谣“流言”    封锁消息  当天日本投降     

    1945年8月13日,距日本天皇宣读投降诏书还有两天。此时日本已经向盟国发出了乞降照会。而早在两天前,这一消息就被重庆的《新华日报》等媒体以“日本投降”的号外传播出来。

    据当时的重庆市民回忆,当天重庆的老百姓已经沸腾了,甚至动作稍晚的人都买不到酒。

    而当日的伪《中央日报》在头版位置刊发了一条《杜绝流言安定人心,驻华日军发表声明》的文章,称“近日流言风行”。日军为严明军纪,将对传播流言者“给予断然处置”。可见,当时的南京市民已经知道了日本投降的消息,但日伪却意图封锁这一消息。

    记者在8月15日的报纸中发现,伪南京市长周学昌还召集南京的商业领袖们训话,“称自己将绝对负责维持地方”。

    对于日本人投降这一消息,周学昌没有提及,反而轻蔑地称传播这一消息的市民为“扰乱治安者,必将自取灭亡”。而就在报道刊发的当天,日本天皇就宣读了“投降诏书”。

    强装镇定        宣称如常  当月底却停刊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通过广播宣布接受波兹坦公告,日本投降。第二天的伪《中央日报》却仍以《日接受波兹坦宣言,天皇颁发大诏阐明护国热忱》为题报道此事,版内未见“投降”、“胜利”等字眼,而使用副题中“颁发大诏”这样的敬语,仍露出一副汉奸嘴脸。

    与前几日打算遮掩胜利消息不同,16日的伪《中央日报》主要以“维持稳定”的基调为主。一版左侧的社论以“大家各守岗位”为题,号召民众以及伪政府的工作人员不要过分庆祝,或有其他“失当行为”,更不要“不辞而别”。

    伪《中央日报》还特意采访了一些南京“市民”和“政府工作人员”,刊发了一篇题为《多年战祸一旦解脱,京市民镇定若恒》的文章,称时局混乱,市民仍坚持工作。

    伪国民政府一直要求民众“镇定”,实际上自身却很慌张。就在当天,伪国民政府宣告解散。一些高官开始向国民政府表忠心,伪政府主席陈公博更是带着亲信跑到了日本。

    此外,在一版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伪《中央日报》刊发了一条名为《中央社继续工作》的消息,称因时局中央社于十五日下午三时召开全体工作人员会议,勉励这些工作人员维护国家的立场,同时要求所有员工回报社继续上班,并号称“不容有一日间断”。

    但记者在查询资料时发现,8月17日,伪《中央日报》曾临时改称《建国日报》,伪《中央日报》到当月底停止发行。9月10日,原《中央日报》才回到南京复刊。

    突然“反正”   一夜之间   称呼发生变化

    日本投降时,伪政府主席一职由陈公博代理。伪《中央日报》称其“陈代主席”,而对蒋介石却很少提及,提到时也直呼其名,例如,1945年7月7日一篇文章中还使用“蒋介石”三字。

    但到了8月17日,伪《中央日报》将报名换成《建国日报》后,出现了“蒋委员长”为开头的头版头条,以及称“蒋主席”派大员接收的报道。此前的“陈代主席、汪先主席”等称呼消失了。

    此外,此前的多篇报道对于访苏的宋子文也是直呼其名,17日其回国的报道中,称呼也变成了“宋行政院长”。

    而同日,伪《中央日报》刊发了南京政府宣告解散以及政府停止招兵的命令,近而对伪政权机关和部门领导的称呼也出现了变化。原来“正式任命”的职务也成了“代”“兼”的临时职务。

    据史料记载,当日,国民党军统潜伏人员与“反正”的汉奸周佛海等人成立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京沪行动总队南京指挥部,并且迅速接管了当时的金融、军警以及伪《中央日报》。

    虽然距离国民政府的接收大员从重庆赶来还需要近半个月的时间,但被接管的伪《中央日报》,已经变了“主人”。

    民生报道      胜利前后  南京物价飞涨

    从伪《中央日报》的报道中记者发现,1945年7月至8月,南京的老百姓生活艰难。其中,8月11日起,南京全市自来水供应出现故障,一直到14日才能进行分区供水,为此不少水井前都排起了长队。直到8月17日,供水才逐步恢复。

    此外,当时南京市内物价飞涨,尤其是米面粮油。伪《中央日报》时不时就刊登出平抑油价,“专派人赴蚌埠收购豆油以供应市场”“政府决心平抑米价”等消息。但即便是伪政权所办的报纸,伪《中央日报》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措施没有什么效果,物价持续飞涨。

    档案来源:国家图书馆缩微影印胶片

 
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