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首页 | 本市 | 经济 | 法制 | 热线 | 社区 | 国内 | 国际 | 体育 | 娱乐 | 周刊 | 丽案调查 | 开庭315 | 评论 | 图片频道
 
A20:首义 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本版新闻列表
南昌起义 几易其时
无标题

 
社长:王林 总编辑:董江宁 执行总编辑:汤海帆
 
返回本版 下一篇 A20 首义 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字号 [ ]

南昌起义 几易其时
准备不足推至7月30日 张国焘反对延至8月1日 叛徒告密被迫提前两小时

    ▲起义前夕,由朱德出面,贺龙以国民革命军第20军第1师司令部的名义,将位于南昌市中山路洗马池的江西大旅社包租下来,作为起义的总指挥部。7月30日,风云人物会聚此地,围绕着要不要起义以及起义时间,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铁路工人支持起义军的修桥工具

    ·开篇语·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本报特邀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军史专家陈宇深入解读南昌起义的历史细节,一起回顾那段峥嵘岁月。

    八一南昌起义,是已经固化在常用词典中的词组。但人们熟知的“1927年8月1日”并非是一开始就设定好的。90年前的7月24日晚,时在武汉的周恩来在陈赓等陪同下乘船秘密前往九江,并于25日凌晨在九江会议上宣布南昌起义时间为7月28日。若起义按照这计划如期进行,那么今日人民军队的建军节或许是7月28日。

    南昌起义的时间,曾历经多次扣人心弦的紧急变动。

    第一次易时:准备不足,改7月30日晚

    当地传说,大雨中他们看到了一条火龙舞动在南昌上空

    当时在九江一带,中国共产党掌握和影响的国民革命军,主要有叶挺的第11军第24师、贺龙的第20军、蔡廷锴的第11军第10师、朱德的第3军军官教育团等。

    7月25日至26日,叶挺、贺龙部从九江先后乘南浔路火车南下。

    7月26日抵达涂家埠时,发现涂家埠山下通往南昌的大铁桥已被破坏了,不得通行,许多马车、大炮不能过河。当地工人组织闻讯后,立即组织铁路工人们来抢修大桥。当铁路工人们闻知这是叶挺、贺龙的部队,是“铁军”要过桥时,大家的积极性特别高,争先恐后地去修桥面,100多名铁路工人,从晚上9点钟到第二天7点钟左右就把桥面全部修好了。当驮着大炮的马队和部队通过桥南时,大家忘记了疲劳,兴奋地高呼:“工人阶级万岁!”“感谢工人同志的援助!”他们还互相握手拥抱,最后才依依不舍地告别。铁路工人们一直保存着这些抢修大桥时所用过的工具,后捐献给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

    贺龙抵达南昌是7月26日,这是一个大雨之夜。当地老百姓传说,滂沱大雨中他们看到了一条火龙舞动在南昌上空,那是贺龙的化身。

    贺龙的第20军指挥部设在子固路95号中华圣公会所开办的宏道中学(现星火路小学)内。宏道中学内有两栋楼,前面一栋是学校校舍、礼堂、教职员宿舍等,贺龙司令部的人员如副官、参谋、后勤人员等即住于此;后面一栋小洋楼是校长刘屏庚的住宅,贺龙就借住在刘屏庚住宅一楼的书屋内。

    起义前夕,由朱德出面,贺龙以国民革命军第20军第1师司令部的名义,将位于南昌市中山路洗马池的江西大旅社包租下来,作为起义的总指挥部。

    江西大旅社筹建于1922年,坐南朝北,主体建筑共4层,在平台的北端正中,有一个两层的小楼和一根旗杆,可凭栏鸟瞰南昌全城。主体的外观采用水泥浮雕花饰,楼内有一个天井。1924年投入使用,成为了当时南昌最大的旅社。由于名声在外,当年不少政府官员、外国人都住在江西大旅社。

    专题撰稿: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宇

    我国著名军事历史学家、红军史资深学者,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大校军衔。首批中国军事科学学会会员,《军事历史》杂志主编,多年从事国家大战略、军事思想和战史研究。出版《长征:一部读不完的书》《孙子兵法破解》等30余部专著。

    周恩来:这份兵力图绘得好极了,你为南昌暴动立了头功

    7月27日下午,南昌花园角2号朱德寓所来了一位客人,他独自一人,提了一个黑色皮包。此人就是5年前介绍朱德入党的周恩来。朱德见到周恩来,格外亲热,忙叫警卫员刘刚去买炼乳饼干。这样的食品,朱德从来没有买过。刘刚很奇怪,当即问朱德:“来人是什么尊贵客人?”朱德欣喜地说:“这是周恩来先生,今日才到此地,你要好好招待,留心他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周恩来到达南昌后,便住宿在朱德的寓所,由朱德的警卫人员负责安排好周恩来的生活起居。

    老友相见,分外亲热。朱德焦急等待的这位重要人物周恩来,带来了在南昌发动起义的中央指示和预案。朱德详细地向周恩来汇报了南昌军队的情况。看到朱德绘制的兵力图,周恩来满意地说:“这份兵力图绘得好极了。你为南昌暴动立了头功!”这是朱德和周恩来之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革命事业合作。

    此时,除尚在南昌以北马回岭的第4军第25师第73、第75团外,预定参加起义的部队已全部抵达南昌。这些部队有:第2方面军第11军第24、第10师,第20军全部,以及朱德为团长的第5方面军第3军军官教育团一部和南昌市公安局保安队一部,共2万余人。

    7月28日,在作为起义总指挥部的江西大旅社,前敌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详细研讨起义事项。成立了以刘伯承为团长,周恩来、叶挺、贺龙为委员的参谋团,下设起义军总指挥部,由贺龙任起义军总指挥,叶挺任前敌总指挥,刘伯承为参谋长。刘伯承曾任第15军军长,在泸州、顺庆起义失败后,转道陕西后到武汉,再来南昌参加起义。刘伯承只带了一个参谋同来,起义时有资料说还保留了第15军的番号,其实没有兵,起义部队也无此番号。整个起义中,刘伯承和周恩来在一起的时间较多,刘伯承实际上是周恩来的军事顾问。

    考虑到预定参加起义的部队行军匆忙,刚赶到南昌,如果马上起义,很多军事准备工作还来不及展开,会议决定把原定7月28日举行暴动的时间,推后两天,改在7月30日晚。然而,这个原定暴动时间因受张国焘的阻挠,后又被延迟两天,这是第二次易时。

    第二次易时:张国焘作梗,又改8月1日4时

    张国焘到九江后发生了动摇,说应该考虑是否暴动

    中共中央做出举行南昌起义的决定后,电告共产国际请示。共产国际很快复电,中共中央决定派政治局常委张国焘前往南昌传达共产国际指示精神。

    当时中共中央得知南昌有的同志对暴动有动摇倾向,本意是特派张国焘到南昌来督促暴动。可是张国焘到九江后,发生了动摇,说应该考虑是否暴动。张太雷直言张国焘是“假传圣旨”。张国焘反对南昌暴动,理由是说要到广州才能暴动,要与张发奎联合在一块。主要原因是张国焘对张发奎抱有幻想。汪精卫武汉国民政府计划东征,把叶挺、贺龙两部作为中路,企图就是包围解决这两支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军队。所以,张国焘对张发奎抱有幻想是极端错误的。

    7月29日,紧张的起义准备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上午,张国焘以中央代表名义,自九江接连发出两通密电致前敌委员会,提出:“暴动宜慎重,无论如何,候我到后再决定。”前委并没有理会这个密电,仍决定绝不能停止暴动,继续进行一切暴动准备。

    7月30日上午,叶挺部第11军第24师一部分营长以上的军官,接到军长兼师长叶挺的紧急通知:本日下午2时在南昌第11军指挥部开会。接到通知的中共党员军官,都不期而然地猜想到一定是党中央来了行动的指示。下午2时左右,南昌城里的天气闷热得难熬。40多位青年军官,有团长、团政治指导员、团参谋长、营长及师部的若干人,一个个穿着被汗水湿透了的军装,骑着汗溜溜的军马,急匆匆到达本军指挥部。他们脸上都很严肃,但谁也掩饰不住兴奋的神色。军指挥部的会场是临时布置的,远处有卫兵站岗警戒,闲人一个也不许进来,看来会议很机密。

    叶挺用简捷的语言阐释中共中央的暴动决定,中共中央的如此断然决策,正是每个到会军官长期在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领导下所盼望不到的,现在终于盼到了,当然表示坚决拥护,全场与会人员的脸上显露出兴奋的神色。

    接着,师参谋长作详细的战斗计划报告。他指着一幅标好红蓝色符号的军用地图说:“我们和贺龙同志率领的第20军在一起行动,胜利是有绝对把握的。敌人的兵力是朱培德1个警卫团、第3军2个团、第6军1个团、第9军2个团,加上留守机关共约1万余人;我们的兵力只有2万余人。敌人还有增援部队,有的24小时可到,有的2天之后可以到达。如果让敌增援部队到达,战局就复杂了,下一步行动就有困难。因此,我们必须在明天用一个夜晚的时间,全部解决战斗。”

    参加会议的其他人都表示不满,高喊着要把张国焘绑起来

    7月30日,南昌起义工作一切准备就绪。

    江西大旅社,风云人物会聚。

    这天早晨,张国焘以中共中央代表身份急匆匆赶到南昌,他是赶来传达中央“宜慎重”意见的,实际上就是阻止起义。因为远在万里外的共产国际有指示,要求中国共产党延迟这次冒险行动。

    中共前敌委员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这是继前三日在九江的争论之后,就暴动问题在南昌的继续争论。在前委会上,张国焘传达了共产国际代表的指示精神:一、我们的军事若无十分把握,可将我们的同志从军队中撤出,去组织工农群众;二、起义要得到张发奎(第2方面军总指挥兼第4军军长)的同意,并且要一致行动。

    张国焘在传达共产国际和中共中央新的指示后,遭到周恩来、恽代英、李立三、彭湃、谭平山的一致激烈反对和指责。嗓门极大的张国焘动了肝火,吼叫道: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精神,必须争取张发奎参加。否则,不能举行暴动!

    张国焘的话刚落地,李立三站起来厉声说道:“什么都预备好了,哈哈!那为什么还需要重新讨论?”

    叶挺说:“如果能和张发奎一同回师广东较为合算。将暴动行动推迟一些时间,也许是好的。”叶挺的话虽然说的不温不火,但他是握有兵权的重要武装力量指挥者,因此,叶挺的话一出口,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大为焦急的谭平山的语言更为愤怒,现场又吵成了一锅粥。

    一向温文尔雅的周恩来见张国焘执意阻止起义,再次拍案而起,他甚至提出:“如果我们现在不行动的话,我只好辞职!”

    参加前委会的绝大多数人对张国焘的言论表示反对和严词拒绝,据理强争,表示:“中国共产党现在必须站在领导者的地位,再也不能依赖张发奎。中国共产党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起义部署已经开始。箭在弦上,怎能不发?”

    李立三、邓中夏、谭平山、彭湃、叶挺、朱德、刘伯承、林伯渠、周逸群等人,都加入争吵之中,一致表示反对张国焘停止起义的所谓指令。

    态度十分傲慢的张国焘接连说,这并不是他张国焘反对暴动,而是共产国际不主张干,他是在传达中央的指示,你们说破天,他也要坚持原则,就是不能同意。并说:“这个行动,关系我们几千同志的生命,我们应当谨慎。”

    见张国焘如此坚决不可理喻地阻止起义,这让参加会议的其他人都表示不满,气愤至极,高喊着要把张国焘绑起来。

    南昌起义最早的发起人之一、当时担任对外联络的最高行政负责人、几天后成立的革命委员会主席团实际主席谭平山性格暴烈,气愤之下,破口大骂张国焘“混蛋”,并在情急之下提出:“把张国焘拉出去,立即枪毙!”这些过激言行被周恩来阻止了。

    如此激烈争论数小时,因张国焘代表中央意见,不能以多数票决。

    7月30日的会议由于争论未果,第二天,7月31日上午,周恩来主持的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紧急会议,再次开会进行辩论,激烈的争论又继续了几个小时。这时,距原定起义时间已近,争执还在继续。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传来了张发奎已参加庐山反共会议的消息,汪精卫、张发奎即将于8月1日赶到南昌。汪、张联手反共已成定局,限令叶挺、贺龙撤回九江的命令已发,缉捕共产党员的手令也已经下达,第2方面军中实行“清共”已公开化。不起义,那就是敌人的网中之鱼。只有起义才是生路,再讨论是否起义,已无必要。

    对于此时在南昌的中国共产党人来说,不是要不要在南昌起义,而是一定要在汪精卫和张发奎赶到南昌之前举行起义。

    在这种危机情况下,特别是谭平山的极力主张,张国焘见已无转圜余地,不得已,最后表示服从多数人的意见,由他承担违抗共产国际指示之责任。暴动决议得以通过。如此这样,不可否认的是张国焘在决定放弃他原来的意见后,他与众领导人一起共同指挥了南昌起义。

    炎热的南昌城素有“火炉”之称,夏季气温高达35℃至40℃。7月31日、8月1日正值盛夏时节,上半夜人们普遍睡得很晚,因气温灼人,很多人都在房外露天睡觉,上半夜开始行动容易被敌人发现;下半夜天气凉爽,凌晨4时正是人们酣睡最熟、最沉的时候,这时行动不易被敌人察觉。

    历史终于把“八一”两字定格在了军旗上。

    第三次易时:叛徒告密,再改8月1日2时

    把“客人”请到后,朱德先是请他们打麻将娱乐

    在大多数人的坚持下,起义得以按计划举行。叶挺起草了起义命令,由周恩来签发、叶挺签署、用贺龙的名义,发出了绝密的作战命令:“我军为达到解决南昌敌军的目的,决定于明日(8月1日)4时开始向城内外所驻敌军进攻,一举而歼灭之!”

    此时南昌城里驻的敌军是第3、第6、第9军部队,还有些省政府保安团一类的警卫部队。说是“敌军”,其实是当时因政治观点、主义不同而同属于国民革命军序列的“友军”部队。

    7月31日下午,前委指挥部(参谋团)在一个小学校的教室里召开军事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周恩来、叶挺、贺龙、朱德等10余位起义领导人,其他与会者都是身份为中共党员、时在南昌的各部队中军政主官。

    就在这天下午,朱德在城内西北角城墙下的西街口大士院32号嘉宾楼设宴款待朱培德手下的军官,邀请的主要是留驻南昌的第3军第23团团长卢况民(又名卢泽明)和第24团团长萧日文等人。萧日文绰号“萧胡子”,他是驻守城东门外新营房的团长,卢况民是驻守城内老贡院的团长。驻守江西的敌军许多都是滇军部队,滇军出身的朱德在他们中有很高的声望。朱德的宴请对这些滇军将领来说是不能不给的“面子”。凭借朱德在滇军的威望,两个团长不仅亲自出席,还带来了副官和参谋人员。

    朱德的请客是在另外一个战场上执行起义作战计划,特意请他们吃饭,以利于起义军解决敌人。这件事是换个人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可见,当时前委指挥部善于发挥朱德的特长和社会关系来做起义准备工作。

    把“客人”请到后,朱德先是请他们“竹战”(打麻将)娱乐,他自己悄悄地到圣公会贺龙处去了一次,通报了信息。仅10多分钟后,朱德再回到大士院,朱德也加入打麻将的“战斗”中。在由贺龙指挥部回来的路上,朱德告诉警卫员刘刚:“黄昏以后,制止一切外来客人进入大士院32号,只说明天再会,特别是来找卢、萧二团长的人,你就推说他们已回去了。”朱德还给了刘刚一点儿钱,由刘刚支走了卢、萧两个团长的卫士。为了不让这两个卫士引起怀疑,朱德另外一名卫士陈玉昆也同那两个卫士一起回去了,只留下刘刚一人在大士院。朱德叫刘刚暗嘱陈玉昆9时前再来大士院,并且叫刘刚见机行事拿走卢、萧两人的自卫武器。

    晚9时,有人送来了一份口令,上写“河山统一”4个字。朱德看后,叫刘刚保存好。

    朱德的晚宴在觥筹交错中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喝完酒之后又摊开了麻将牌局。朱德直待起义的枪声打响。

    因叛徒告密,起义再次被迫提前举行两个小时

    就在这时,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贺龙部第20军第1师第1团3营副营长赵福生偷偷潜入敌军第5路军总指挥部告密。贺龙指挥部获悉后立即向前敌委员会报告。

    晚12时10分,大士院32号外面闯进来了10多名军人,低声向那两个团长和其他几位副官耳语,他们的神情都很惊骇。

    正在朱德饭桌上的第3军第23团团长卢况民和第24团团长萧日文在得知告密的消息后,立即离席告辞。大事不好!朱德立即将此消息报告周恩来。

    因叛徒告密,前敌委员会当即决定,起义再次被迫提前举行,将起义时间改为8月1日凌晨2时,起义又在原定时间上提前了两个小时。那位告密的赵副营长成为再次改变起义时间的关键人物,这已经是起义第三次易时。

    这天晚上,贺龙还特别派出第20军第2师第4团的1个连警卫南浔铁路,拦截可能来的增援敌军。当时江西省主席、第5路军总指挥朱培德已离开南昌去庐山开会,如果他贸然回来,起义部队就可以活捉他。入夜,贺龙命令负责封锁道路、断绝交通的部队进入战斗状态。

    山雨欲来风满城。箭在弦上已久,更已经是不能不发。

    临战前的起义指挥部在嘈杂喧嚣之后,突然间安静下来。大家都在悄声等待那声“第一枪”,那是一声必将撼动中国千百年历史的惊天动地的霹雳。

    然而,多次变更的起义时间在临门一脚时,又出了意外。

    这就是那个给历史留下颇多争论的“第一枪”,让原定起义时间再次变化。

 
下一篇
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