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首页 | 本市 | 经济 | 法制 | 热线 | 社区 | 国内 | 国际 | 体育 | 娱乐 | 周刊 | 丽案调查 | 开庭315 | 评论 | 图片频道
 
A11:社会
 

本版新闻列表
为方便敛财 国企老总拒绝升官

 
社长:王林 总编辑:董江宁 执行总编辑:汤海帆
 
返回本版 A11 社会 字号 [ ]

为方便敛财 国企老总拒绝升官

    张敬贵资料图

    制图/廖元

    
    法制晚报讯(记者 岳三猛) 为了不离开市医药公司,张敬贵暗示唆使心腹干将,胁迫利诱公司中层以上管理人员60余人到省国资委“上访”。最终,省医药集团不得不从稳定角度考虑,决定张敬贵继续留任。

    日前,山东莱芜医药公司原总经理张敬贵,因犯贪污、受贿等6宗罪,终审获刑10年10个月。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此人不但涉案金额巨大——近3亿元,而且肆无忌惮,为人也比较狡猾。比如为维护既得利益,他曾唆使下属“上访”、围堵省国资委领导,成功使得让其升官的组织决定流产。

    而对于上级,其曾公开声称“和那些人尿不到一个壶里”,继而面对新来的党委书记,千方百计不让进门,甚至换掉办公室的锁。

    蛮横管理

    遇到同事提意见

    他说“不干就走人”

    出生于1965年6月的张敬贵是土生土长的莱芜人,2002年2月,即37岁就被提拔为市医药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最初,他意气风发,带领大家把公司打造成全省医药系统效益最好的企业。

    然而,伴随企业的壮大,他唯我独尊、蛮横霸道的另一面也潜滋暗长,甚至遇到同事提意见竟直接用“不干就走人”怼回去,而公司决策“在酒桌上议一议说不定就有灵感了”。

    他曾对给他提意见的职工说:“我可是省医药集团管的干部。”可他后来的所作所为表明,他根本没把自己当作省医药集团管的干部,他在公开场合说:“我和集团那些人尿不到一个壶里。”

    结果却是短短几年,市医药公司的资产和业务逐步被转到由张敬贵持股的公司,下属国企甚至变成了负债6100多万元的空壳。如果再晚调查半年,通过破产改制,他们将完成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

    2015年的最后一天,即12月31日,张敬贵落马。

    敛财手段

    看望姑母的1000元

    他也公款报销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在敛财方面,此人简直把公司当作予取予求的钱袋子,肆意贪腐。其中,他的儿子上学、买车、买房都使用了公款。

    2007年至2010年期间,其子张某在上海、沈阳读书,所花费的4万多,就走了公款报销。当儿子提出购买奥迪A6L时,他让下属购买5万元的卡,变现4.6万后支付车款。待到张某准备买房,他又如法炮制,多次巧立名目、公款报销。

    除了为子牟财,他曾于2011年春节前看望姑母,并给她1000元,回头走了公款报销;2013年其母翻盖老宅,张敬贵出了8万元,回头还是走了公款;甚至于2015年10月大学同学聚会,他共花了2.2万,也是公款报销。

    此外,他买摄像机花的1万元、在养生会所消费的1082块钱、买画还信用卡的5万元,也统统变相通过公款报销。

    必须要指出的是,上述公款报销款只是他揣到兜里900多万之中很小的一部分。

    莱芜中院审理后查明,张敬贵最大的一笔贪污款为778万余元。原来,2004年11月至2006年9月,莱芜市医药公司投资建了一座六层综合楼,准备经营酒店和超市。

    2006年6月,他决定由市医药公司中层以上人员投资成立贵都商城,自己出资169万元,控股51%,成为实际控制人。楼建好后,他又作出决定:由贵都商城经营该综合楼,每年租金为96万元。截至案发,市医药公司共收租888万。

    然而,经莱芜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市医药公司应当向贵都商城收取租赁费1666万余元。换句话说,张敬贵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通过国企少收租赁费的手段非法占有778万余元。

    其实,他不但大肆攫取国有资产,还把手伸向了职工的工资。比如其要求职工每人办理一张贵都商城的购物卡,每月从工资中扣除100至200元进行充值,强制消费。7年间,共克扣职工工资561.14万元。

    下属公司搞9个小金库

    隐匿4190万余元

    记者注意到,在张敬贵众多的犯罪事实中,“小金库”是一个绕不开的词。滥用职权罪、销毁账簿罪都与此紧密相关。

    在滥用职权方面,经张敬贵同意,下属公司搞了9个小金库,把药品返利、虚高价格入账、虚列费用等产生的钱都纳入其中。5年时间里,这些小金库隐匿了4190万余元,而应当归属市医药公司的共2572万余元。

    法院认定,张敬贵的上述做法,使得国有资产遭受重大损失。必须要指出的是,这些小金库是为他服务的,比如说他买了一套房,需要交3.6万元的契税和维修基金,这笔钱正是从“小金库”的公款中报销。

    2015年10月19日以来,莱芜市纪委对张敬贵的有关问题进行调查,要求其提供市医药公司下属公司完整、真实的账目。为防止问题曝光,张敬贵安排下属采取火烧、粉碎机粉碎的方式,销毁了全部的账目。

    对于此节,《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有更为生动、详细的报道。2016年6月,该报披露,当调查组要账本时,财务人员上楼得到张敬贵同意后才敢去取,故意磨磨蹭蹭,几个小时拿不来,拿来两本,其中一本还拿错了;调查人员上厕所都有人“陪着”;晚上到公司查账时房间被拉闸断电。

    除了正面阻挠,他还暗地里对抗,比如安排财务人员连夜重新抄账、篡改凭证,再比如与人建立攻守同盟,如果感觉对方顶不住,他就安排其装疯装病住院,使得10余人因此不堪压力称病入院。

    最终,法院查明:销毁的“小金库”账目,收支合计2.57亿元,其中收入1.5亿。

    不愿上级对其提拔

    唆使心腹干将“上访” 

    由于在地方能大肆敛财、设立小金库,这也就怪不得当上级要将其调查走升官时,张敬贵做出了极其反常的举动。

    2013年3月,市医药公司上级单位——省医药集团任命张敬贵为省医药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

    不愿离开莱芜的张敬贵在任职公示期间,通过暗示唆使,使得心腹干将胁迫利诱公司中层以上管理人员60余人到省国资委“上访”。他们在省国资委办公大楼滞留三天两夜,围堵省国资委主要领导办公室,大声喧闹,严重干扰了省国资委正常办公秩序。

    公示期结束的当天上午,部分管理人员带领40余名职工又聚集到省医药集团公司闹事,要求马上撤销对张敬贵的任职决定。最终,省医药集团不得不从稳定角度考虑,决定张敬贵继续留任。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既然调不走,上级决定派新人任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张敬贵对此百般阻挠。于是,在上级派人宣读任命文件过程中,该公司管理员故意曲解党章,带头起哄,抵制任命决定。

    结果,原本严肃的组织任命,张敬贵却指使下属上演了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闹剧,宣布任命决定的领导和新任党委书记被迫返回省城。其后,他还安排人阻止党委书记进单位大门、趁后者外出将办公室门锁换掉,迫使后者只得另行安排工作。

    此外,当上级提拔两人为市医药公司班子成员时,他对此不认可,竟然长期不让这两名班子成员参加党委会,并且只按中层管理人员的工资标准发给他们工资。

    而遭遇市纪委调查时,张敬贵为摆平此事,四处打听后找到一个声称在中央有关系的苏某某帮忙协调,并送上200万。当然,事实证明,再狡猾的狐狸也敌不过好猎手。

    终审宣判

    获刑10年10个月

    并处罚金31万元

    两年后的2017年12月25日,该案在莱芜中院终审宣判,上述这些触目惊心的细节获得公开。从罪名和涉案金额来看:

    张敬贵贪污833万余元,受贿18.3万元,职务侵占42万余元,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6.5万元,国有公司、企业人员滥用职权犯罪数额为2572万余元,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犯罪数额为2.57亿余元。

    总而言之,他犯6宗罪,获刑10年10个月,并被处罚金31万元。

    文/记者 岳三猛

 
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