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首页 | 本市 | 经济 | 法制 | 热线 | 社区 | 国内 | 国际 | 体育 | 娱乐 | 周刊 | 丽案调查 | 开庭315 | 评论 | 图片频道
 
A11:社会
 

本版新闻列表
沉迷网游变暴戾 男孩殴打父母

 
社长:彭亮
 
返回本版 A11 社会 字号 [ ]

沉迷网游变暴戾 男孩殴打父母
夫妻俩不堪忍受一度离家出走 律师发起公益诉讼 建议受侵害家庭向游戏公司索赔

    法制晚报讯(记者 张蕊)住戒网学校10个月 暴打父母父母绝望逃离:“儿子被废了”并非个案 贷款买游戏装备律师:可向游戏公司索赔

    接到李强(化名)的电话是3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张晓玲正在整理手中的案例,电话里哽咽的声音让她愣了一下,“他问我是不是张晓玲,然后就哭了。”

    张晓玲只回答了“我是”两个字,就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等在电话的一端,“张律师,我真想他就这么死了,这对于我们来说也算是解脱了。”李强的第二句话,让张晓玲震惊了,“我赶紧说让他别着急,慢慢说。”

    在当天下午的两个多小时里,李强给张晓玲讲述了儿子因沉迷游戏所作出的一系列荒唐事。张晓玲觉得,李强身体里充满着“绝望”,让人难过得想哭。

    张晓玲是北京的一名律师,从3月中旬决定为“被网络游戏侵害的未成年人讨个说法”起,已接到上百个电话。现实中的诸多案例让张晓玲一直处于“暴怒”中。

    在她看来,很多网络游戏利用精巧的设计控制玩家心理,使得缺乏自制力的青少年沉迷。作为游戏公司、游戏开发商,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转校后仍沉迷网游 被开除

    当记者第一次联系到李强,这个中年男人直言自己无意中看到张晓玲发起的公益诉讼倡议后,就毫不犹豫地打了电话。

    八年前,李强的儿子接触到了一款名为“地下城与勇士”的网络游戏。没想到一个“打怪升级”的游戏,竟让李强一家的生活跌入深渊。

    “现在一提这游戏,我心里就打颤。”采访中,“绝望”是李强说到的最多的词,“也许他没了,我们的生活还能看到希望。”

    在李强生活的小县城,他是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在教育孩子上,我一直比较开明。”李强说,儿子小学三年级时,学校开了电脑课,他觉得学电脑能让孩子的思维更加宽广,于是给儿子买了台电脑,那时候他还不反对儿子打游戏,“游戏也可以让思维更敏锐。”

    最初,李强和儿子约定,周六日完成作业后,可以打1个小时游戏。儿子听话,这个约定一直执行得很好,“我儿子聪明,成绩一直不错。我那时候特别满足。”

    但儿子13岁小升初的那个夏天一切美好戛然而止。“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直到现在,李强也无法确定儿子是什么时候开始迷上打网游的。

    “不让他打游戏,就拼命,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还打人。”李强说,那个假期,儿子每天就是在家打游戏,饿了就随便吃口饭,实在困得不行,就合衣躺床上。

    儿子最初的反常被李强定义为贪玩,“我当时想不玩电脑就好了吧。”于是,李强给儿子找了一个寄宿初中,周五回家才能看到电脑。但让李强没有想到的是,去了寄宿学校后,儿子上课不听讲,也不完成作业,就等周五放学打游戏,“一回家就直奔电脑,晚上到很晚都不睡觉。”

    不仅如此,儿子还在学校打架,“我被叫到过学校3次。”最后,学校要求李强给儿子转校。和儿子深谈了一次后,儿子表示会控制自己,还主动挑了一所学校,李强看到希望,很快就办好了转学手续。

    但到了新学校没有多长时间,儿子又打架了,这一次,学校没有劝李强给儿子转学,而是直接做出了开除的决定。这一年,是2012年6月20日。

    住戒网学校10个月 暴打父母

    被开除回家,儿子仍是只打游戏,其余一切不理。“我们想尽办法转移他的兴趣,都不管用。”李强一度担心儿子会猝死在电脑前。

    “我查过好多资料,知道这些学校会打骂孩子,但当时我们觉得能让他戒掉游戏也算值了。”十几天后,李强和妻子将儿子“骗”到了戒网学校,直到2013年5月才回家。

    “孩子去的时候120斤,回来130多斤,精神面貌好了很多,我和他妈特别高兴。”随后,李强又给儿子找了一所学校。但令夫妻俩万万没想到的是,只上了8天学,儿子就很直接地告诉李强,他不想上学了,“不上学,你想干什么?”“我不要电脑,也不打游戏,我就想休息。”父子俩的这次对话后,李强妥协了。

    可是没过多久,儿子就提出了要买手机,李强满足了儿子的要求,他不希望儿子在家里呆着一点儿都不了解外面的世界。但手机买了,儿子又提出买个电脑。他保证不再沉迷游戏,只是单纯地想从网上看看世界,李强考虑再三,同意了。

    但儿子的“执迷”,没日没夜地打游戏再一次让李强失望了。这种情况到李强的父亲生病,他去济南陪床后,愈发的变本加厉了,“他妈管不住他。”

    “一说他,他就砸东西,电脑、电视砸坏了好几台。”李强说,后来甚至发展到了和他们夫妻动手,“下手很重,我的眼睛、他妈的脸都被打伤过。”

    鸡飞狗跳了一段时间后,李强注意到,儿子的状况有些不对,“不洗漱、不理发、不洗澡,也不换衣服。有一次60天没下过一次楼。我们总让他别玩了,休息会儿。心情好还会敷衍两句,不好就直接砸东西、打人。”

    李强和妻子也怀疑过儿子精神出了问题,但心存侥幸,“他正常的时候,会和我们道歉,说他控制不了自己,让我们原谅他。”每到这个时候,李强又觉得儿子还是会好起来的。

    他想了很多办法,找心理老师疏导,陪儿子逛街、吃饭、旅游,然而情况似乎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2013年的下半年,歇斯底里地打父母已经成为李家的家常便饭,“都是游戏里面的动作,怎么凶狠怎么来。一边打还一边埋怨父母。”

    那段时间,李强和妻子回家不敢换拖鞋,因为随时要“逃跑”,“他总在三更半夜发难,打人前,还会先把大门反锁。”李强说,他和妻子都是要面子的人,总想着家丑不可外扬,只报过一次警,可警察来过之后,儿子很快就又故态萌发。

    父母绝望逃离:“儿子被废了”

    2014年8月的一天,快12点了,儿子又开始发脾气,不仅动手打人,连门锁都踹坏了。那天晚上,绝望的李强和妻子逃离了家后,就再没敢回去。“两年的时间,我们不接他的电话,也不回去,生活费都是托朋友转交。”

    “打电话过来就是破口大骂,要不然就威胁我们要砍断燃气烧房子、跳楼自杀,你说我接电话干什么?”李强再一次哽咽了,他说儿子曾经一个上午给妻子单位打了100多个电话,最后逼得妻子拔了电话线,“我换了新号码,有半年的时间都不敢告诉他。”这样的生活,让李强和妻子生不如死,体重急剧下降,两个人每天晚上要么就是失眠,要么睡到半夜就会惊醒。

    2016年的时候,在朋友的帮助下,李强和妻子回到了家里,看着满屋的垃圾及脏兮兮、生活无法自理的儿子。李强一下子悲从中来,“没有任何希望了。”

    “没打游戏之前,儿子的眼神很清澈,现在的眼神特别浑浊,整个人完全被废了。”回家后,李强和妻子说服儿子到北京安定医院做了检查,大夫明确说,李强的儿子精神方面出了问题,并建议住院治疗。

    “看病前,我们向他承诺过,他不同意的话,就不留下他治疗。”李强说,他们不能破坏好不容易和儿子建立的一点信任。

    现在李强和妻子各在周六日陪儿子半天,平时也会去送饭,偶尔儿子也会和李强聊聊天,但上学、打工、治疗这样的话题不能提,一提儿子就会发火。

    “过去和孩子一起住的时候,半夜醒来就去给他掖被子。”李强说,与儿子分开的这些年,做梦总会被吓醒、被愁醒,总幻想这些事情都不是真的,但醒来发现这些都是事实。

    “这几年,我从来不和大家一起吃饭,也不怎么出门。不愿意见同学、朋友,人家的孩子都上大学,结婚,生孩子。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家里人提起来就哭,特别是两边的老人。两个家庭都让他毁了。”

    “儿子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是写世界上最爱的人,儿子写的是我,他说他在世界上最爱的人是爸爸。”电话里,李强哭得不能自已。

    并非个案 贷款买游戏装备

    与李强不同的是,王磊的儿子上完了大学,也正常开始上班了,但王磊觉得游戏让儿子失去了上进心,“整个人很孤僻,不愿意在现实生活中结交新朋友。”王磊说,儿子曾经告诉他,“在游戏中很快乐”。

    王磊同样支持张晓玲发起的公益诉讼,“一定要把家长的心声反映出来,这么多的青少年沉迷于游戏当中,要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不能再这样放任下去了。”王磊认为,一定要对游戏加强监管,由父母实名认证,登录游戏必须有父母同意的授权。“现在完全控制不了。”王磊说,儿子在游戏中买装备、买装饰已经花了很多钱,“不少游戏就是引诱孩子花钱。没钱就贷款。”他希望国家能出台强制性的措施,“青少年玩的游戏,到晚上10点就完全关闭。”

    李强说自己找过腾讯,“对方称他们有防沉迷措施,但随便一个大人的身份证号输进去,就可以玩了。”他想通过自己的经历,帮帮其他类似的家庭。

    律师:可向游戏公司索赔

    作为执业律师,张晓玲希望能推进与网络游戏侵害相关的公益诉讼,为沉迷网游上瘾而遭受损害的未成年人及其家长讨一个说法。

    张晓玲认为,游戏公司要对因自身游戏产品设计缺陷而导致未成年人成瘾并进而导致身心健康损害事件的发生,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当事的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有权向游戏公司主张权益,如赔偿损失等。

    文/记者 张蕊 制图/李明

 
法制晚报